大疆發布了全新教育機器人機甲大師 價格3499 元

6 月 12 日,大疆發布了全新教育機器人機甲大師 RoboMaster S1(以下部分簡稱 S1),售價 3499 元。一時間,超五萬人聚集到了 RoboMaster 的官方新品推文下,而微博上多位用戶轉發的相關視頻觀看量超過 20 萬次。

S1 延續了大疆一貫「過硬」的風格:全身配備了 31 個傳感器,可以感知圖像、光線、聲音、振動,這個數量已經超過了大疆的一些入門無人機產品。除此以外,搭載 ARM Cortex A 系列的 SoC、五顆核心、工業級 CAN 總線等配置。

「眼花繚亂」的華麗配置之后,S1 需要向市場證明的,是其能否真正實現「教學」這一目標,正如大疆公共關系總監謝闐地所說:「直到現在推出產品這個(指商業價值)不是我們考慮最重要的問題。更重要的還是說怎么讓孩子喜歡,孩子和家長都覺得能學到東西。」

RoboMaster S1|大疆

成熟度「過高」的玩具內核

S1 的發布可以視為大疆正式進入教育領域的標志。在這兩年創客教育、編程教育、STEAM 教育之風刮遍東西南北,貫穿 K12 的背景下,這一舉動顯得有些情理之中。

一名家長曾對極客公園說,孩子在未來一定會遇見更多的新東西,而這些新事物的底色將會和計算機思維、工程思維等掛鉤,STEAM 教育正好能培養孩子的這些能力。雖然在追問下,她并不能把什么是計算機思維和工程思維講清楚,也不清楚這二者有哪些不同,但她對于這種教育需求的迫切性卻毫不懷疑。

同樣的執念還出現在更多家長的身上,據睿藝聯合家長幫發布的《2017 中國家庭素質教育消費報告》,在全國范圍內接受調研的 6301 個家庭中,每年在孩子素質教育上投入費用超過 1 萬元以上的家庭占比 60%;80% 的家長愿意為孩子選報校外素質教育課程;其中有 62% 的家長傾向選擇科創類(包括機器人教育、少兒編程等)課程。

許多編程教育創業公司創始人也堅信也一點,編程貓 CEO 李天馳認為編程思維、計算機思維將是未來不可或缺的思維方式。認知變化推動著這個市場也在悄然變化,相關資料顯示,2017 年 STEAM 教育培訓市場空間已約達 220 億。

一種由科技飛速發展催生的新學習氛圍籠罩了從資本到市場中的每一環節,大疆憑借 S1 也扎入了其中。

S1 首席產品研發工程師在發布會上介紹,這款教育機器人可以讓用戶輕松體驗、學習前沿科技,讓學習「足夠酷」。在隨后的媒體采訪中,「實踐與知識融合」是大疆目前給出的關于如何讓 STEAM 從理念變為現實的答案。顯然,S1 便是能夠做到這一點的「教具」。

在 S1 中,14 歲以上的玩家們可以通過 Scratch 和 Python 兩種語言寫程序、編技能讓 S1 更加強大。在競速模式中,可以結合物理學知識編出「一鍵漂移」程序;在亂斗模式中,玩家可以設計 S 型規避機動程序、利用視覺技術的自動鎖定程序、還能利用物理學知識優化彈道。

但在 STEAM 教育的相關從業者眼里,S1 的身份卻不這么確定。

「在課堂中,其實裸露得越多越好。」一位資深從業者認為裸露可以讓學生們從傳感器或更細小的原件開始感知原理,「所以從這個角度來說,真正做教具是很難的。但大部分人很難真正的學進去編程,大疆這個切入點很好,很容易上手,如果從這個角度來說它確實是一個特別有吸引力的高端玩具。」

中國兒童中心的科技教師謝鵬桌上堆滿了上課用的原件,塑料工具盒中放著他做「趨光性小蟲」這個實驗的兩個傳感器,下堂課他需要讓學生通過兩只眼睛感光的數值差來理解傳感器。當他看到大疆這款新品時也表達了類似的看法:「這款產品具有娛樂性質,產品成熟度過高,目前還不知道對于教學的痛點在哪里。」

▲大疆 S1 的云臺上裝備了發射器,可以發射紅外光束或水晶彈(主要成分是水)|大疆

通往教學工具之路

如果將大疆的新品作為玩具來認知,那么一個明顯的優勢是:在編程機器人中的市場勁敵們的優勢被削弱了。

童心制物(Makeblock) 是目前國內主打編程機器人的頭部企業,目前其有「編程教育輔助硬件」以及「編程+動手創造」兩大產品體系。「全球目前有 25000 所學校在用我們的教材或產品,有超過 800 萬的全球用戶在使用我們的軟件進行 STEAM 教育方面的學習,在國內也進駐了很多的學校」童心制物創始人王建軍 2019 年 5 月曾對外公布了公司的最新業績,「全球化的布局讓公司 70% 的收入來自海外,合作的教育機構超過 2000 家」。

有業內觀點認為,Makeblock 的機器人是以開源的狀態來對接,講究拼插;而大疆的機器人則是輕松易上手,是一種不分年齡段的玩具,收割的市場不同,這兩者不具有可比性,大疆這款產品在市場上的表現一定錯不了。

▲正在畫曲線的 RoboMaster|大疆

但大疆方面卻顯得不甘于只作為一件高端玩具存在。在面對是否會搭建 B 端供應商體系問題時,他們的首席產品研發工程師坦言:「我們會和非常廣泛的合作伙伴、上下游進行合作,不管是學校,還是機構都會有非常廣泛的合作,也會建立相關的渠道跟他們進行對接。」

或許對大疆來說,另一個更有借鑒意義的對手是兼容了玩具與教具兩種角色的樂高。

十年前,當樂高 EV3 在國內還是個稀罕物時,劉文便托人從美國給兒子帶回了這款將近 1 萬人民幣的 STEM 學習必備品,十年后當小兒子能開始初步接觸拼搭、編程時,他已經開始籌備在國內給小兒子購入新的 EV3。在中國兒童中心,從 2000 年引入樂高平臺以來,樂高仍然是謝鵬在他開設的創客中期課程會使用到的教學用品。因為于他而言,「樂高有它自己的封閉環境」——比賽、課程、設備等都十分成熟。

樂高在國內比賽體系搭建得很成熟,這對于樂高成為教具有大的影響。樂高的 STEAM 產品體系也在不斷更新,2019 年 4 月 8 日,樂高教育發布了 STEAM 動手實踐式學習方案中的最新產品——LEGO® Education SPIKE™ Prime 科創套裝,不僅價格有降低,還配套開發了新模塊和課程。

在比賽方面,大疆有一定優勢,其資助的全國大學生機器人大賽 RoboMaster 則從 2013 年便開始賽事嘗試,到今天,已經成為相對完備成熟的一項重要比賽。但除此以外,在搭建自己的教育系統當中,大疆尚未有加碼優勢。不過,大疆方面表示將來將在課程體系、服務等方面對其進行優化。

看來,大疆長久以來對外介紹資料中的那句:大疆是在無人機系統、手持影像系統和機器人教育領域領先的科技品牌,正在逐漸變成現實。

马报白小姐第99期